Monday, October 25, 2004

捍衛無政府主義

中大新校長就職,學生到場示威,發生衝突。翌日校方高層召開記者招待會,力斥學生為無政府主義者。學生當天行為,筆者非為目睹,故無法置評,但對大學校長對無政府主義的貶斥態度,則認為有商榷之必要。如果學生當日所為,有違校長所認為應有之操行標準,則加強德育可也;如有干犯刑事罪行之嫌,請送官究辦。但如果校長承認,學生行為於思想理據上有所本,則有必要進行細緻之分析、辯論,否則何以服眾於學林?查大學乃思想學術的發源之地,非為順民之製造場。大學領袖要以德才服眾,所以筆者認為要對無政府主義有一公允評價。不避粗陋,我會本如下數點,認為大學應該容受更多的無政府主義。

一、無政府主義乃一源遠流長之思想流派,對歷史文化有巨大影響,實不宜輕加抹煞。無政府主義大師如克魯泡特金、巴枯寧等,都是學識淵博,影響深遠之輩。從左翼立場觀之,改革社會的運動,影響近世最大的思潮莫如馬克思主義,而馬克思本人的想法,很大程度上是從他和無政府主義者的辯論中發展出來。馬克思思想成功帶來多場社會革命,但馬克思主義帶來恐怖的無產階級專政,馬克思對無政府主義者的批評竟成革命政權之教條,殘害異己。今日分辨清楚無政府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關係,對推動健康的社會改革運動,不無助益。

從歷史說來,中國五四運動起初也受大量外來思潮啟發,當中既有無政府主義,也有馬克思主義。巴金早年也是無政府主義者,然而歷史風雲逆轉。成王敗寇,當初敢對革命專政路線提出批評的無政府主義者,不是退隱消失,便是歸附馬列政權之下。無政府主義不能成為左翼運動內的積極批評力量,是歷史的最大教訓。

二、從右翼觀點,無政府主義實和當前主導我們社會的自由主義,有姻親關係。當代新右派力陳大政府、大國家之毛病,實有一脈相承之處。新自由主義政治哲學大師諾錫克(Nozick),也得花九牛二虎之力,分辨他的惟自由論(libertarianism)與無政府主義之關係。新右派對政府權威的質疑和鞭撻,對權力、制度腐化的疑慮,對今天校園裏頭的否定權威和制度的無政府主義或個人主義風氣,實在若合符節。

就算是抱保守反動的右翼立場,也無必要對無政府主義過份疑慮,因為顧名思義,無政府主義就是否定一切權威和制度,不信任組織和代表性。這些人根本沒有造反的能力,也根本不會有效地去組織策反。你可以把他們看做尋求個人發洩,多於深謀遠慮,有承擔、有責任去危害社會安定。他們的直接行動抗議,也多半是個人的展示主義(exhibitionism),遠多於社會運動。他們的存在和行為,可謂社會的安全活塞。

既然左右兩派都沒有理由排斥無政府主義者,那究竟何人對無政府主義者心惡痛絕呢?答案是封建主義和法西斯主義者,這些法西斯主義者實來源自左右兩大陣營。其為法西斯主義,實乃無分頇輊,都是以必要秩序為名,以控制權力為尚,力斥任何挑戰其權力者為無政府主義,反對一切權威秩序,喜好暴民政治。

查實,無政府主義流派中,只有少部分崇尚暴力。他們嚮往的無政府主義理想世界,也並非沒有秩序的世界,而是消除了「非必要權力」的世界。比起革命派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,他們往往是非暴力主義者,甚至是和平至上派。所以,無政府主義根本不是甚麼毒蛇猛獸,而是一種有悠久歷史的信仰和價值,對近世和平及反戰運動等有深遠影響。所以,問題不是如何去禁制無政府主義,反而應是正面、積極地探討、研究、實踐、試驗、借鑒、參考和面對無政府主義。

特別在大學校園,學生對無政府主義的真正嚮往是正面的事。就以中大為例,我想問那些指責抗議學生為無政府主義者的是,這些無政府主義的學生們的「無政府主義」信念是那裏學來的?是不是中大有無政府主義課程提供?答案顯然不是。那中大校園還有真正信仰無政府主義的學生,證明中大學生還是思想活潑,有自發性、有批判能力的一群,不是主流的只顧讀書做官,為權勢者服務的一班人。學生具備這種創發性,其實十分難能可貴。中大應該為自己慶幸,校方應當作正常課外活動一樣,支助和鼓勵同學對無政府主義思想的研究。

所以,一間以追求活潑校園生活,啟發學生思考和觸角為務的大學,並不應以有一班無政府主義學生為恥,而應引以為傲。怕只怕這些小伙子們的無政府主義其實只是膺品,學生哥們根本只是玩玩下,趕時尚,束書不觀,又沒有委身長遠社會運動的精神,沒有改革社會的全局觀,打了就跑。這些人做短期的反建制派,卻終有一天厭棄這些另類信仰,重投社會建制。又或者僅只維持無政府式的實踐為消遣,自我救贖。無政府主義變只是小資產階級的另類消費玩意。

無政府主義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法西斯主義、權威主義,和小資產階級的消費主義。

1 Comments:

At May 17, 2009 at 7:46 PM, Blogger HiMarxist said...

可以向李登輝求償,詳閱我的部落格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